首页 星源师 书架
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
A- 16 A+
第两千三百零四章-出乎意料的一击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
“你......”任轻盈死死咬着银牙,她没有想到这天行帝尊身为准帝,面对他们这些小辈的时候竟然还能如此无耻。
  
  “卑鄙无耻...”
  
  天行帝尊对此只是淡淡一笑,“卑鄙,我还有更卑鄙的,等等就让你见识见识。”
  
  只见他伸出一条腿踩在旁边的石头上,而后伸出一指点出一道光芒熄灭了楚阔身上的火焰。
  
  火焰熄灭,楚阔的气息也一下子跌倒了极点。
  
  “你把他怎么了?”任轻盈目眶欲裂,连声质问道。
  
  “当然是救了他一命了,这不是你所希望的吗?”天行帝尊笑道。
  
  任轻盈才不会相信他有这么好心,但是楚阔的气息虽然微弱,却始终还活着,她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  
  只是转念一想,天行帝尊之所以不杀他,无非就是想拿他继续玩乐罢了,如此一来,倒还不如杀了他让其解脱一了百了。
  
  只是天行帝尊又怎么会如她所愿呢。
  
  “小子,还不快点起来。”天行帝尊沉声一喝。
  
  一道无形的声波打在楚阔身上,令原本意识涣散的他如遭重击,喷出为数不多的血液。
  
  “楚阔!”
  
  任轻盈惊呼出声,“你做什么,你究竟想做什么!”
  
  她发了疯似的捶打着天行帝尊钳制住自己的手臂,但这对后者而言不过是挠痒痒罢了。
  
  “呵呵呵,当然是让他来救你呢。”
  
  天行帝尊看向楚阔:“你若是想让我放了她的话,那就从我的胯下钻过去吧。”
  
  天行帝尊面带笑意,似乎已经笃定楚阔一定会就范似的。
  
  楚阔因为身上的剧痛而满地打滚,好不容易稍稍一缓,听见天行帝尊的话后他恨不得一拳将这个老匹夫打死。
  
  而且他也很清楚,天行帝尊根本就不会放了任轻盈,他这么做的目的不过就是为了羞辱自己,羞辱玄天门,羞辱沧溟罢了。
  
  “咦,难道你不肯么?”
  
  天行帝尊故作惊讶,“原来这小女娃在你眼中就这么没有价值么,既然如此,那就不要怪老夫好好怜惜她了。”
  
  这话让楚阔头脑欲裂,“住手!”
  
  他艰难的喊了一句,拖着浑身是伤的身躯,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。
  
  身后的玄天门弟子们见到这一幕,手指死死的攥着身下的泥土,手掌上鲜血淋漓。
  
  他们的双眸充血,眼中的杀意若是能够噬人,恐怕天行帝尊早就死了千万次了。
  
  而天行帝尊则是微微一笑,“好小子,毅力倒真是让老夫都为之钦佩啊。”
  
  他假仁假义的笑着,楚阔无视了天行帝尊,眸光全都落在了任轻盈的身上。
  
  “不要楚阔,求求你不要,不要......”
  
  任轻盈止不住的颤抖着,她知道楚阔为了自己一定会这么做的。而这样一来不仅不能救了自己,只会白白给这些恶魔增添乐子罢了。
  
  空中,杜飞杭几人见此情景都是面露讥诮的笑容。
  
  往日压在他们头上的玄天门以及沧溟,今日起全都要消失了。
  
  如此大快人心的时刻,加上这么精彩的余兴表演,他们又如何能够不乐。
  
  可他们中唯有甘红心不在焉的,眼皮不时跳动。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