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霍爷,夫人又去天桥摆摊了 书架
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
A- 16 A+
第1028章 阮阮怒了,恢复以往的凶残狠态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
第1028章阮阮怒了,恢复以往的凶残狠态(求月票)
  
  还在西城的秦阮,并不知三爷很希望再跟她生个女儿。
  
  她半坐在台球案上,一只脚踩在地面上,双手比划着手中的台球杆,百无聊赖的打着桌球。
  
  耳边时不时响起的微弱痛苦声音,她像是听不到,弯身瞄准球桌上入目的白球。
  
  嘭!
  
  白球撞击在五号橙色球,球缓缓落入球袋。
  
  霍栀站在一旁,安静无声地看着。
  
  凌乱的台球厅内,只留她一名暗卫,其他霍家暗卫都让秦阮的命令下退出去。
  
  秦阮在等人,等阴阳宗的人找上来。
  
  阴阳宗是以修炼魔气为主的门派,其门内弟子多是半傀半魔的存在。
  
  他们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。
  
  阴阳宗收取利益,用邪术杀伤无辜之人,他们无恶不作,已经严重影响到人界的秩序。
  
  既然如此,她势必要将其铲除。
  
  秦阮也想看看,阴阳宗究竟是什么路数。
  
  苏妄冷眼看着地上没有任何反应的阿勇,扶着腰气喘吁吁。
  
  他缓了口气,慢悠悠地走到秦阮身边,出声提醒:“小五,蒋六爷来了。”
  
  秦阮从台球案上跳下来,身体前倾趴在桌边,瞄准了六号绿色球。
  
  手中的台球杆快速出手,动作干脆利落,再次一杆将球撞击落入球袋中。
  
  她脸上露出满意一笑,站直身体,含着笑意的眸子望着身边的苏妄:“你怎么知道六爷来了?”
  
  苏妄抬手指向玻璃窗外,对面墙头上趴着的那名身穿黑衣的年轻人。
  
  对方见秦阮跟苏妄看他,用力地摇晃着胳膊。
  
  苏妄开口说:“那是六爷身边的人。”
  
  秦阮对霍栀抬了抬下颌:“去看看外面怎么回事。”
  
  “是,夫人——”
  
  霍栀转身离开。
  
  这条街所有人都被霍家暗卫清场,每个出入口都有人把守。
  
  任何人想要进来都需要提前汇报,如果碰到硬闯的阴阳宗众人可放行。
  
  这是秦阮之前下的命令。
  
  就算是蒋六爷来了,一样会被霍家暗卫阻拦。
  
  秦阮想到对方那万事都要尽在掌握的行事风格,心道肯定是之前有人看到她的时候,去通风报信了。
  
  “草泥马!敢占老娘的便宜,也不打听打听,西城这是什么地方,真以为有一身唬人的本事,老娘就奈何不了你了,你特么有靠山,老娘也有!”
  
  李子兰还在对半死不活的阿勇,骂骂咧咧的出气,宣泄满肚子的愤怒。
  
  秦阮瞧着阿勇出气多进气少的模样,双眼微眯,出声制止:“子兰,够了,因为他脏了伱的手不值当的。”
  
  李子兰抬脚踹向阿勇那张血肉模糊的脸,在对方身上呸了一声,这才听话的停手。
  
  她深呼一口气,随后把耳侧散乱的脏脏辫撩到身后,掐着腰调整情绪。
  
  沈燃则踩着阿勇的腿,目光阴鸷地盯着他,脸上露出恨不得将其碎尸万段的狠意。
  
  见他不对劲,有种真的要杀了阿勇的倾向,秦阮快步走上前。
  
  “燃子,他对我来说还有用,差不多行了,你要是因为他背负污点太不值了。”
  
  沈燃抬起眼皮,露出泛着红血丝的双眼,咬牙切齿道:“老子就是要弄死他!”
  
  如果说在西城,秦阮是心狠手辣的蛇蝎美人,那么沈燃就是打起来不要命的疯子。
  
  这么多年,秦阮还算是了解对方。
  
  如果不是触犯到沈燃的底线,他绝不会如此失了分寸。
  
  她用探究目光打量着对方,出声询问:“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?”
  
  沈燃难堪地别过头,肿起来的侧脸清晰映入秦阮眼中,包括他紧紧抿起微颤的唇。
  
  见他不说,秦阮回眸去看李子兰跟苏妄。
  
  这两人也第一时间移开视线,上看下看,就是不敢对上秦阮的目光。
  
  秦阮冷声质问:“究竟出了什么事?!”
  
  语气中夹杂着丝丝怒火。
  
  沈燃满脸羞愤道:“小五别问了!”
  
  苏妄跟李子兰目光复杂地看着他,脸上露出同样的愤然之色。
  
  秦阮轻轻舒了口气,语气柔和了些许:“你们不说我也能想办法知道,门外那么多尸体,我随便召唤其中一个亡魂过来,都能从他们嘴里问出来。”
  
  “别!”同样是男人的苏妄,闻言连忙制止。
  
  秦阮沉静压抑着怒色的眸子睨着他:“那就告诉我燃子怎么了!”
  
  苏妄看沈燃脸色紧绷的模样,他咬了咬牙,不管不顾道:“那些人一开始看上了子兰,我跟燃子就和他们打起来了。”
  
  他指着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阿勇:“这王八蛋看燃子眼神不对,嘴里也不干不净的!”
  
  秦阮一听就懂了,眸底瞳孔微动,火气一下子冲向她脑门。
  
  “他还做了什么?”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