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霍爷,夫人又去天桥摆摊了 书架
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
A- 16 A+
第1024章 霍三爷深夜来电,撩人情话信手拈来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
第1024章霍三爷深夜来电,撩人情话信手拈来
  
  巫梵看到这一幕,白眼上翻,对此行为既习以为常又满满的无奈。
  
  她走到秦阮身边,语气熟络道:“霍夫人,我这位师弟虽然长得不错,你可是有夫之妇,千万别被他的外表皮囊所骗。”
  
  听到她这话的少年,抬手压了压头上的连体帽,把那张招摇的脸藏了藏。
  
  秦阮目露诧异:“这是你师弟?”
  
  她双眼在巫梵跟少年身上来回打量。
  
  少年身上笼罩着一层黑色煞气,跟巫梵同出一脉,不是阴煞,而是跟灵力一样存在的气场。
  
  不过少年身上的浓郁煞气,对比巫梵更要浓郁,堪比恶傀还要让人心惊。
  
  巫梵嘴上嫌弃道:“我师弟,危焱轩,他还不满十九,是个比我小六岁的小屁孩。”
  
  “师姐——”少年抬头露出一双透亮眸子,拖长音抱怨:“能不能不要每次都提我的年龄?”
  
  少年言语中不经意头透出的委屈,让人心生怜惜。
  
  巫梵却冷笑道:“我说的事实,长了一张惹人非议具有欺骗性的招摇脸,我要是不提你的年龄,说不准只注重颜控的女人被伱祸害。”
  
  毕竟这么小,真要下手,那些女人也要看能不能过心里那关。
  
  少年轻咬唇,语气低落道:“师姐分明就是对我有偏见。”
  
  巫梵双手抱臂,阴阳怪气道:“岂敢,你可是师傅最得意的弟子……”
  
  站在一旁的霍琦神色憔悴,瞧着这对师姐师弟互怼,眉眼闪过一丝淡淡笑意。
  
  秦阮朝他看去,出声询问:“段小姐怎么样?”
  
  霍琦脸上笑意又真实几分,声音温和道:“乐恬很乖,家里的人也很喜欢她,我给她找了奶妈,每天吃饱了睡睡醒了吃。”
  
  秦阮点头:“那还不错。”
  
  霍琦不想过多提起段乐恬,问她:“二堂哥在家吗?”
  
  秦阮看巫梵跟她师弟还在吵闹,伸手指向屋内客厅,对霍琦说:“他在里面跟人商议公司的事,你先进去。”
  
  她知道霍琦此次来京城,是要进HEA集团做事。
  
  今年的公司事务格外多,霍奕容也的确需要自家人的帮手。
  
  霍琦点头,目光看向巫梵跟危焱轩,对秦阮说:“巫梵是来找你的,她师弟不太简单,这小孩对我敌意也很大,你跟他打交道注意些。”
  
  秦阮颔首:“知道了,你进去吧。”
  
  霍琦越过她,走向身后的大厅。
  
  他一走,巫梵跟危焱轩立即停下来,两双眼睛盯着秦阮看。
  
  巫梵对她面露讪笑:“霍夫人,今天我带焱轩过来,是想请你帮个忙。”
  
  秦阮面带微笑,脸上露出戏谑的神情:“你说。”
  
  巫梵拉着危焱轩的衣袖,走到秦阮身前,对她开门见山道:“我师弟的巫力暴增,眼看就要快控制不住了。
  
  我师傅对此也没办法压制,你看他身上的巫力能不能压下去?再持续暴增焱轩极有可能爆体而亡。”
  
  秦阮眼眸微垂,打量着站在眼前的少年。
  
  在两人的期翼注视下,她轻轻摇头,对巫梵说:“我不确定能不能做到,你师弟身上的能量是你的数倍,而且已经满足各方面爆破条件。”
  
  巫梵眼底浮现出亮光,并未因秦阮的谦虚之言而失望,而是饱含期待道:“试一试也成,他是天生的巫师好苗子,年纪还这么小,不该就此夭折。”
  
  秦阮清冷眸子凝向危焱轩,眸底金光闪现。
  
  确定少年的命数并不会牵连道三爷,她才缓缓道:“具体我也没把握,你们不要抱太大期望。”
  
  巫梵满脸随意,摆手说:“没事没事,不管成不成,长生门都对你出手相助感激不尽。”
  
  说着,她扯过危焱轩,端着师姐长辈的姿态,声音肃穆道:“还不快谢谢霍夫人。”
  
  危焱轩唇角扯起一抹坏笑,稍显即逝。
  
  他站在秦阮身前,显得阳光又乖顺:“谢谢霍夫人出手相救。”
  
  “客气了。”
  
  秦阮双眼打量着眼前年轻帅气,阳光可爱的小奶狗,发觉她可能错了。
  
  少年不经意释放出的气息,分明是拽得不行的小狼狗,对方在注视着巫梵的时候,满眼占有欲和满身压迫感都要溢出来。
  
  巫梵追问:“我师弟每到夜幕降临时,身体都要饱受痛苦,霍夫人是在他发作的时候开始,还是随时都可以,或者是看你时间安排?”
  
  秦阮想了想问:“你们接下来有什么安排?”
  
  巫梵:“我们这次来京城,还要去拜访其他门派,今天差不多都能搞定。”
  
  “那就今晚吧,你们来时可以提前通知一声,我好安排时间。”
  
  “行,多谢霍夫人。”
  
  “客气了。”
  
  秦阮应下后,巫梵跟危焱轩马不停蹄的离开。
  
  时间紧促,他们要以最快的时间,走完拜访各门派的流程。
  
  秦阮目送他们离去的背影,转身走进小楼。
  
  大厅内,霍奕容正在对着公司各部门代表发脾气。
  
  他把手中的文件甩到站在身前的中年男人身上:“这么低级的错误都会犯,我看你是不想在公司待了!”
  
  文件散落一地,所有人身体下意识紧绷,大气都不敢喘一下。
  
  被责怪的中年男人弯身,不敢辩解,诚惶诚恐地认错:“二爷息怒。”
  
  霍奕满身怒火神色阴鸷,声音冷道:“给你半天时间把文件重新整理出来,再出现任何差错,直接卷铺盖滚蛋!”
  
  中年男人额头上的汗滴落下来,他不敢用手擦,声音颤道:“多谢二爷高抬贵手。”
  
  对方劫后余生的松口气,弯身把地上散落的文件捡起来。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