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赘婿之王 书架
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
A- 16 A+
第11章 请你自重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
李轩前脚刚走,秦梦浅抢下卡片,转头递给了导购小姐。
  
  “刚才那个吊坠,再给我一条。”
  
  导购小姐急忙摆手,一路小跑回到柜台,拿出一串一模一样的吊坠,双手递秦梦浅,要多恭敬有多恭敬。
  
  刚才李轩对沈默的态度,她都看在眼里。
  
  眼前这两位,是她这辈子都得罪不起的人物。
  
  两人走出首饰店,秦梦浅打开盒子拿出吊坠,却没了先前那份喜欢。
  
  “怎么还不戴上?”沈默轻笑道。
  
  “没什么,只是忽然觉的,不想要了。”秦梦浅摇摇头,重新将吊坠放回盒子中,随手丢到了包里。
  
  两人回到酒店,兰万城已经在楼下备车。
  
  见到二人,急忙上前,焦急道:“老板,听说您遇到麻烦了。”
  
  “已经没事了。”沈默随意摆摆手,三人一路上了楼。
  
  回到套房,兰万城坐下来,脸上带着些许疲惫。
  
  “公子,这几天来,光是来拜访我们的家族,就多达十几个,我都快撑不住了。”
  
  “这算什么,我这里还有一家,想要见一见你。”沈默喝了口水,笑眯眯道。
  
  兰万城一听,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,哭丧着脸问:“老板,是谁啊?”
  
  “苏家!”沈默目光平淡,平静道。
  
  兰万城一口茶水喷了出来,瞪大眼睛看着沈默。
  
  “公子,苏家也有意向和我们合作?”
  
  “或许吧。”沈默点点头。
  
  兰万城沉默下来,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  
  他可以主张苏城的一切事物,但唯独事关苏家的时候,他要征询沈默的想法。
  
  “见与不见,那是你的事儿,你不必因为苏家和我的旧事耿耿于怀,别忘了我们来苏城的目的。”沈默轻笑道。
  
  兰万城点点头,不再多言。
  
  秦梦浅慵懒的靠在沙发上,两个精致的脚丫搭在沈默腿上,眼眸流转:“其实我倒是有个主意。”
  
  沈默和兰万成同时看向她,面露询问之色。
  
  秦梦浅轻轻拍了拍自己大腿,给沈默递了个眼神。
  
  兰万城干咳一声,微微侧目。
  
  这天底下,恐怕也就秦梦浅能对沈默这么没规矩了。
  
  沈默哑然失笑,一边给她锤腿,没好气道:“这下可以说了吧?”
  
  秦梦浅享受的闭上眼睛,嘻嘻笑道:“其实也很简单,你不想每天面对他们,那就放出消息,统一接见就是了。”
  
  兰万城眼睛瞬间亮起,激动道:“这个主意不错!”
  
  说着,他将询问的目光看向沈默。
  
  沈默点头道:“没问题,不过要等到老爷子忌日过后。”
  
  “明白,那我先走了!”
  
  兰万城起身告退,包房里,只留下沈默和秦梦浅两人。
  
  秦梦浅睁开眼,笑眯眯道:“听说,你在苏家那三年,每天都要给苏婉瑜按摩,你和我说说,我们两个,谁手感更好?”
  
  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。
  
  沈默动作一顿,脸上笑容渐渐凝固,回忆接踵而至。
  
  当初他入赘苏家之后,才得知,苏婉瑜体内有一种很古怪的胎毒。
  
  这种胎毒伴随了她二十多年,一旦毒发,必回当场丧命。
  
  这件事,也只有苏烈一个人知道。
  
  为了解决这股胎毒,他跑遍了大江南北,拜访了无数名医高人。
  
  那一次前往帝都,苏烈就是为了给苏婉瑜求药,没想到阴差阳错救了沈默。
  
  那一年,沈默刚刚恢复实力,答应苏烈入赘苏家,并且为苏婉瑜治病。
  
  这一治就是三年,三年里,他每天都会借口按摩,前往苏婉瑜房间,为她驱逐胎毒。
  
  如此反复,三年后,苏婉瑜痊愈了。
  
  而他,也离开了苏家。
  
  当初治疗苏婉瑜的过程,他全都记在了一本日记中,连同一块玉佩放进了那个黑色的匣子里。
  
  要是不出意外,那黑匣子应该还放在苏婉瑜衣柜中……
  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